首页  »  都市言情  »  [书记爱民]
[书记爱民]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书记爱民
 

 字数:77825字
 TXT包: 【书记爱民】.rar (62.62 KB)
 【书记爱民】.rar (62.62 KB)
下载次数: 56



 
                 1
 
  欧亚非商厦,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在手表柜台前的一对男女格外 引入注意。那穿着花格子衬衫,吊带长裤的男人是一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 穿着真丝连衣裙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那女孩搂着那男人的左臂。
 
  看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断定那肯定是父女俩,但那女孩却时不时 地在那男人的屁股上拧了一下。那男人打开那女孩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百 圆大票给了那女孩。那女孩朝着那男人甜甜地一笑,就拿着钱买手表去了。 
  那女孩将新买的手表在那男人的面前一晃,但那男人并没有看那明晃晃的手 表,而是淫笑着两眼盯着女孩那高高隆起的胸部。那女孩将手表戴在了雪白的手 腕上后,就靠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用右胳膊搂着那女孩的纤细的腰,俩人 朝着商厦门口走来,那女孩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响声,那异常丰满 的乳峰有节奏地颤动着,那男人的两眼正色咪咪地盯着那颤动的乳峰。
 
  可以断定那男女既不是父女关系也不是夫妻关系,是什么关系呢?……那个 色鬼,他是谁呢?
 
  他就是万泉县现任县长甄爱民。不是说他是书记吗?别着急,他离开他的岗 位,在这个海边度假城市里逍遥享受,就是为了书记宝座!
 
                 2
 
  这甄爱民是江家屯大队的,根正苗红。他爹在淮海战役中壮烈了,他娘立即 改嫁了,他与爷爷相依为命。他爷爷在一九六零年闹饥荒时饿死了,十六岁的他 为了活命开始干起了偷鸡摸狗之事,但因为他是孤儿又是烈士后代,所以公社和 大队都拿他没办法。他头脑也算是聪明的,但就是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一九六三年夏天的一天晚上,甄爱民放学后回到家,走了一个多小时的他觉 得肚子饿极了,但又没有东西吃。于是他决定出去偷只鸡煮煮吃,偷谁家的呢? 他想了一会决定偷大队书记江金宝的儿子江庆曾家的鸡。
 
  江庆林和甄爱民是小学时的同学,江庆林和他同岁,长得又矮又胖又黑,就 象一头小肥猪,头脑笨得也象一头蠢猪,初中没考上,却回家当上了小队会计, 今年春又娶上了一个很俊的媳妇。
 
  江庆林凭什么?不就是因为他爹是大队书记吗?我甄爱民头脑聪明,又是烈 士的后代,但不还是光棍一条吗?没人关心没人疼吗?学习好有什么用? 
  不如有个当官的爹……
 
  甄爱民爬上江庆林的院墙向里面一望,他惊呆了!
 
  他借着月光看见江庆林正在和他那漂亮的媳妇一丝不挂地在院子里干那男女 交合之事。那媳妇坐在磨台上,小矮子江庆林站在地上,一边抓着他媳妇的两个 白晃晃的奶子,一边狠劲地干,那媳妇乐得哼哼啼啼地说:「使劲呀!再使劲呀 !」
 
  十八岁的甄爱民浑身一下子象着了火一般,下身立即硬得象一根热铁棍。 
  他立即轻轻地跳下来,脱下裤子蒙着自己的脸,又爬上了墙,轻手轻脚地跳 下去,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江庆林的背后,一下子将腰带套在江庆林的脖子上狠命 地一勒。江庆林哼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那媳妇仍闭着眼,因而没有发现发生在 眼前的事,还误认为是江庆林累得不行了,因而浪声浪气地说:「不中用的猪, 老娘正在兴头上,快给我用舌头舔舔。」
 
  甄爱民立即将他那硬得象热铁棍一样的东西猛地插了进去,学着江庆林的样 子,两手抓着那媳妇的两个滑溜溜的奶子,狠命地干起来。那媳妇乐得嗷嗷直叫 
。那媳妇突然睁开了眼,甄爱民立即用手捂着她的嘴,继续狠命地干。甄爱民发 
现那媳妇不但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反而用两手搂着他的腚有节奏地用力。于是 
他放开了捂着她的嘴的手,他又狠劲地干了一劲,乐极精泄。
 
  他立即提上裤衩就想跑,那媳妇却抓住他的手柔声说:「我愿意和你玩,你 是谁,你和俺说说,俺好抽工夫找你玩。」
 
  甄爱民一阵暗喜,于是解下蒙着脸的裤子,亲了一下那媳妇的奶子,就翻墙 跑回了家。
 
  原来这媳妇叫林桂花,娘家是龙水县周家沟大队的,她十六岁时被本村的一 个四十多的光棍在玉米地里强奸。刚开始的时候,她吓得要命,又哭又叫,可干 了一会她就不吱声了,她尝到了男女交合的乐趣。那光棍干完后想杀人灭口,就 要卡她的脖子,她立即娇声说:「大爷,你别卡我,我愿意和你玩,我保证不对 任何人说,你解开我的衣服亲亲我的奶子吧……」
 
  那老光棍愣了一下,就立即解开了她的衣服,他第一次见女人的白晃晃的奶 子,就含着那白嫩的尤物狂亲乱吻起来。过了一会,仰躺在地上的周如莲哼哼啼 啼地说:「大爷,你再玩我一次吧。」
 
  于是那老光棍又干了第二次、第三次,俩人在玉米地里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从此以后,林桂花就象患了烟瘾一样迷上了男女交合之事。事后的第三天夜里, 她熬不住了,就主动悄悄地溜到了那老光棍家,那老光棍喜出望外,俩人又干了 三次。林桂花的瘾是越来越大,可是那老光棍两个月后却挺不住了,先是腰酸背 疼,最后阳痿不举了。
 
  于是林桂花又勾上了她的堂哥,但不久丑事败露,她爹狠狠地用牛皮腰带抽 了她一顿,打得她死去活来,可是没过几天她又去勾她堂哥,她爹无可奈何了, 就托媒人将她远嫁到江家屯大队给江庆林做了媳妇。
 
  林桂花刚与江庆林成亲的时候,十八岁的江庆林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还能 满足她火一般的情欲,可是过了三个月江庆林就不行了,当江庆林败下阵来的时 候,她就让江庆林用舌头给她舔……这次被甄爱民干得死去活来,所以她高兴极 了。
 
  当江庆林苏醒过来的时候,问林桂花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有一个梦面人 把你勒昏了,想强奸我,我奋力反抗,那个人就吓跑了。」
 
  江庆林长吁了一口气,说:「以后咱俩不能在院子里玩了,在屋里关着门玩 
,什么事也没有。」林桂花装模作样地扶起江庆林走进屋里关上了门……
 
  甄爱民自从与林桂花干了那一次交合之事以后,更是无心读书了,整天满脑 子就想那事,他一闭上眼睛就有两个大白奶子在他眼前晃动。林桂花也是日夜想 着怎么再与甄爱民销魂一次。
 
  十天以后的一个傍晚,甄爱民低着头无精打采地从学校里回来,当他走到村 外的一片玉米地旁时,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叫他,他抬头一看,见十多米远处的宋 如英挎着一个篮子朝他一笑就钻进玉米地里去了。甄爱民立即来了精神,他环顾 了一下,见没人,就跟着钻进了那块玉米地。甄爱民见林桂花已经一丝不挂地仰 躺在一块塑料布上,他迅速脱了衣服就趴在了那林桂花的身上……
 
  完事之后,林桂花穿上衣服,从篮子里拿出了四个卷着炒鸡蛋的煎饼,甄爱 民接过煎饼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林桂花又从衣袋里摸出了十元钱,柔声说: 「你拿着这钱,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甄爱民不好意思伸手接钱,林桂花娇嗔道:「这钱是俺公公给的,他当大队 书记不缺钱花,你拿着就是了。你以后也应该想个办法当个官,当了官就有了权 ;有了权就有了钱,有了钱就可以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有了权也就会有好女人, 你要适当了官,我就给你做老婆。」
 
  甄爱民已经根本无心读书了,他每天盼着放学的时刻,林桂花每天在那块玉 米地里等着他。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他俩在玉米地里正干在兴头上的时候,江 庆林领着两个背着枪的民兵钻进了玉米地。甄爱民被狠狠地揍了一顿,江庆林用 绳子将甄爱民的双手和双脚结结实实地捆起来,又将他的裤衩塞进他的嘴里,然 后扬长而去。
 
  三天以后江庆林又来到玉米地里,给甄爱民解开了绳子,此时的甄爱民已经 饿的四肢无力,浑身被蚊虫咬得不象人样了,江庆林冷冷地说:「你的三间屋已 经起了火烧了个精光,从今以后你滚出江家屯,我爹说了,如果你再敢进江家屯 一步,他就让民兵打断你的腿,割下你的是非根。」江庆林说完这话就扬长而去 

 
  甄爱民穿上衣服,从玉米地里爬出来,狠狠地望了一眼江家屯,转身就江江 跄跄地走了。
 
  不久以后,甄爱民在社会上结识了包括郑卫星在内的一帮狐朋狗友。一九六 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甄爱民觉得复仇的机会来了,他们那帮狐朋狗友推荐郑 卫星为头目,成立了一个造反司令部,与另一帮造反派联合起来打倒了公社党委 
,郑卫星当上了公社革委会第一副书记,郑卫星为了报答他那帮狐朋狗友,也为 
了壮大自己的实力,立即给他的那帮狐朋狗友「火线火速入党」,又支持他们回 
到各村夺党支部的权。
 
  一九六六年冬天的一天夜里,甄爱民领着六个背着步枪的红卫兵杀回了江家 屯。甄爱民指挥红卫兵将江金宝捆起来,连夜召开了批判大会。一直折腾到十一 点,甄爱民才宣布散会。散会后,甄爱民领着红卫兵来到了江金宝家,他命令江 金宝的老婆杀了八只鸡煮在锅里,又翻箱倒柜找出了六瓶酒。
 
  甄爱民让两个民兵把江金宝和他老婆及江庆林用绳子捆在一起,让他们跪在 饭桌旁,让江金宝的十四岁的闺女玉莹站在饭桌旁倒酒。甄爱民和那六个民兵大 口吃肉,大口喝酒。
 
  喝了一会,甄爱民已有醉意,他淫荡地看了一眼玉莹那隆起的胸部,又转脸 对跪在一旁的江金宝说:「江金宝,你当了这么多年大队书记,过着不劳而食的 寄生虫生活,家里肥得流油,你看你这房子盖得多好!你老婆孩子跟着你整天吃 香的喝辣的,你看你老婆养得又白又肥,他的腚胖得象磨盘。你再看你闺女,才 
十四岁就胖得象一头小肥猪,两个奶子鼓得那么高。」
 
  玉莹听了这话羞得脸一下子红了。甄爱民看在眼里,于是淫心顿起,他一仰 脖子又喝了半碗酒,又让玉莹给他到酒,他趁玉莹给他倒酒的机会,用力捏了一 把玉莹那隆起的右乳,玉莹吓得将酒瓶子掉在地上。
 
  甄爱民淫笑着说:「怕什么?女人的奶子不就是让男人玩的吗?女人长大了 早晚让男人干,你爹不干你娘哪能有你?母狗发情了就主动找公狗,你嫂子就愿 意找我,我干了她,他还给我好吃的,还给我钱。」
 
  甄爱民打了一个酒嗝,又转脸对跪在一旁的江金宝说:「你的儿子不中用, 你儿媳妇愿意让我干,你他娘的狗咬耗子多管什么闲事?你他娘的真狠,竟然把 我捆了三天三夜,还把我的屋烧了,你的心比过去的地主恶霸还狠!
 
  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是让我们起来革你们这样的混账东西的命。我今天就当着 你的面操你闺女,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甄爱民说完这话就将玉莹抱起来扔到炕上,玉莹吓得连哭带叫。甄爱民威胁 道:「你要是不让我干你,我就天天批斗你们一家人,天天让你们不得安宁,你 要是乖乖地让我干了,我从今以后就再也不找你们一家的麻烦了,我这个人说话 是算数的,你要是聪明的话就快自己把衣服脱了!」
 
  玉莹哭着哀求道:「爱民大哥,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今天就饶了我 吧,我给你做媳妇还不行吗?」
 
  甄爱民淫笑着说:「你长得就象一头小肥猪,我不要你做媳妇,我就让你现 在给我做一次媳妇。」
 
  玉莹绝望了,她一件一件地脱下了衣服……
 
  就这样,甄爱民当着众人的面强奸了这个无辜的幼女,他干完了以后,又让 那六个红卫兵轮奸。江金宝气得当场就昏过去了。
 
  甄爱民领着红卫兵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江金宝家,他将六个醉醺醺的红卫兵安 排在大队办公室睡下,又来到了江庆曾家,他想趁着酒兴再干林桂花,他已经三 年多没捞着和林桂花干了。
 
  他醉醺醺地走到江庆曾家的大门口,从大门缝里一瞅,见屋里还亮着灯,他 用脚一踢门,结果大门没锁,他快步走到屋门口,一推门,门开了!
 
  他走到东屋,见林桂花躺在被窝里睡着了,他轻轻地掀开被,见林桂花一丝 
不挂,两个白晃晃的巨乳高傲地挺立着,他情不自禁地用力捏了一下林桂花的右 
乳头,林桂花立即睁开了眼,同时用她那嫩藕似的胳膊紧紧地搂着甄爱民的脖子 
,娇声说:「你可回来了,你想死我了。」接着林桂花又委屈似的哭了。
 
  甄爱民不解地问:「你怎么哭了?」
 
  林桂花哽咽着说:「那天我回到家里,江庆林那头不中用的猪把我狠狠地毒 打了一顿,专打我没法见人的地方,还用擀面杖通我的下身……今天晚上我见你 在批判大会上的那神气的样子,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你终于得地了,我也终 于脱离苦海了。」
 
  甄爱民听了这话心里很高兴,就立即脱了衣服,钻进被窝,趴在林桂花的身 上就干,但他心里虽欲火中烧,那命根子却软绵绵的,他爬在那淫妇的身上试了 几次,就是进不去,他无可奈何地从那淫妇的身上滚下来,气喘吁吁地说:「我 为了报仇,刚刚当着你公公的面把你小姑子干了,所以小家伙没劲了。」 
  那淫妇安慰他说:「别急,心急喝不得热粘粥,我给你舔舔就硬了。」 
  林桂花说完这话就趴在甄爱民的身上,将那软绵绵的东西含在嘴里吮咂起来 

 
  甄爱民觉得又新奇又舒服,不一会那软绵绵的东西立即坚硬地矗立起来,那 淫妇爬起来骑在甄爱民的身上,将那坚挺之物塞进去,就一起一落地动作起来, 甄爱民仰躺着觉得很有趣,他色咪咪地看着那淫妇的两个饱满的奶子富有节奏地 颤动着……
 
  第二天太阳已经老高了甄爱民才醒,他觉得腰有点酸,所以虽然穿上了衣服 
,但未下炕,而是躺着闭目养神。林桂花下炕做了一大碗荷包鸡蛋,殷勤地端到 
甄爱民的面前,甄爱民吃下一大碗热乎乎的荷包鸡蛋,觉得很满足。
 
  他穿上棉鞋,披上黄大衣,倒背着手,仰着头,挺着胸,迈着方步,从容地 向大队办公室走去。一路上,老的少的都点头哈腰地与他打招呼,他觉得很得意 
,很体面。
 
  江金宝当夜就领着一家人逃走了,甄爱民就住进了江金宝的五间大瓦房。 
  从此以后,江家屯成了甄爱民的天下。
 
  甄爱民在村里说一不二,为所欲为,他想整谁就整谁,大队里的钱他想怎么 花就怎么花,特别是他宣布与林桂花结婚的消息以后,村里没有一家不向他送礼 的,结了一次婚,自己不但没花一分钱,而且还赚了四百多块钱……
 
  林桂花怀孕以后,他就玩村里的俊妞,想玩谁家的俊妞就玩谁家的俊妞。 
  他觉得当官真好!
 
  甄爱民在村里呆了半年多以后,就觉得在村里没多大意思了。他觉得在小小 的江家屯没多大出息,特别是公社革委会的干部下来,他还得点头哈腰地伺候, 他觉得公社干部比他风光得多。
 
   公社干部想到那个村玩女人就到那个村玩女人,想到那个村吃喝就到那个村 
吃喝,吃饱了喝足了就向村干部要东西,想要什么就得给什么。于是他决心到公 
社里当官,但他知道没有机遇是很难当上公社干部的,所以他在焦急地等待着机 
会的到来。
 
  也许甄爱民就是有升官的命,他升官的机会很快就降临了。文化大革命以来 
,一些干部群众为了躲避造反派的折磨,纷纷逃进了落叶岭,省革委会从省城用 
汽车调运来了数万人的「棒子队」,浩浩荡荡地向落叶岭区开进,机灵的甄爱民 
立即意识到立功升官的机会终于来了!
 
  于是他自告奋勇地为「棒子队」带路。「棒子队」的豪迈的口号是「不打则 已,打则必歼」,他们用大炮、机枪、步枪向手无寸铁的干部群众发动了猛攻, 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获得了辉煌的战果。由于郑卫星和甄爱民在这次行动中是有 功之臣,郑卫星被立即提拔为黑石崖公社革委会书记,甄爱民立即被提拔为黑石 崖公社革委会第五副书记。
 
  甄爱民走马上任的第二天,林桂花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孩,甄爱民升官又得子 
,可谓是双喜临门,于是甄爱民给他的女儿取名为「喜讯」,一连十天带着钱物 
到他家贺喜的大队干部络绎不绝。
 
  甄爱民到了一九七一年冬,林桂花又给甄爱民生了一个儿子,既有子又有女 的甄爱民虽然心里很高兴,但他对生了两个孩子的老婆已经没有了兴趣,所以他 在他儿子刚出满月之后,就开始骑着「大金鹿」自行车下村「检查指导工作」了 
。他口袋上装模作样地插着两支钢笔,背着印有「为人民服务」的绿军装书包, 
书包里装着三五张最新的《人民日报》和一本「红宝书」
 
  (毛主席语录)。
 
  他走到一个村里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社员大会,大会一开始是先将 「地、富、反、坏、右」押上台来,然后气吞山河地高呼一阵口号,再然后念几 页《毛主席语录》,再然后背几段「最高指示」,再然后念上几段报纸,在装模 作样地做这些事情的同时,仔细地观察台下的俊女人,选好目标后就宣布散会。 
  散会后由村干部陪着大吃大喝,在喝酒的时候向村干部了解选好的俊女人的 
情况,酒足饭饱后就向大队书记提出「借」钱,「借」了钱后就到选好了的女人 
家去。若是贫下中农的女人,他则以防贫问苦的形式登门,一进门就拿出钱说是 
来送党的温暖。
 
  闲聊一会后,就让选好的女人跟着他到大队办公室汇报学习情况,一进大队 
办公室,他将女人抱到床上就干,他是公社的大干部,所以没有女人敢拒绝他; 
若是选好的女人是「地、富、反、坏、右」的女人,他则以宣传教育的形式登门 
,他干了谁家的女人,就对大队干部说,那家人已经改造好了,以后不要再批斗 
那家人了,这样一来,「地、富、反、坏、右」就以女人的肉体换取了平安;若 
是村里的俊女人多,他以是蹲点的名义驻一些日子,有时一驻就是二十多天。 
  就这样,他走了一村又一村,好不逍遥!好不自在!
 
                 3
 
  可是,一九七二年正月发生的一件事使甄爱民又不满足副书记的角色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在一个村里看上了一个女下乡知识青年,他从来没有见过 那么漂亮那么迷人的女人,特别令他着迷的是那女知青的白嫩红晕的皮肤、 
  那高雅的气质、那脱俗的风度、那浑身浓郁的香味……
 
  甄爱民的魂全都被那女知青勾去了,他一想到那女知青,下身就不由自主地 坚挺地矗立起来,他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狠了狠心,决定拿出三百元钱作为干 人家的报偿。
 
  甄爱民鼓足了勇气拿着三百元钱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女知青说明了要求,谁知 
那女知青竟然很大放地说:「你要是能推荐我上大学,我就是和你好一年也行, 
我不但不要你的钱,而且还给你钱。但是你说了不算,你就是给我一万元钱,也 
别想占我的一点便宜!郑卫星书记已经答应推荐我上大学,他给我政审表我就和 
他睡觉,我还会给他钱。」
 
  甄爱民觉得很狼狈,再也不好意思对那女知青想入非非了。后来甄爱民听说 那仙女般的女知青被郑卫星干了,郑卫星让他上了大学。
 
  这件事对甄爱民的打击太大了,他从此下定了当一把手的决心,只有一把手 才真正是公社的土皇帝,权力大油水才多,才能捞着玩仙女般的城市妞。 
  他也十分清楚,当一把手可不是一件轻易而举的事,谁不想当一把手?要是 按资排辈挨的话,他这个第五副书记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当上一把手,靠金钱 贿赂县里的领导是不可缺少的,但仅仅靠这一点还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惊人之 举,才能引起上级的高度重视,才能令竞争者口服心服,所以必须耐心地等待新 的机遇的到来。
 
  于是他继续到各村去「检查指导工作」,他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多捞点贿 赂县里的领导的资金;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玩女人发泄自己心中的烦恼,他有一 个特点,那就是他一旦和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玩起来的时候,他什么都忘了; 更重要的是为了寻找升官的战机。他为自己想出这个一举三得的妙招而得意。 
  一九七二年春,甄爱民来到了青山岭「检查指导工作」。他发现外号叫邓小 流子的邓爱民的十七岁的妹妹邓爱兰很有姿色,于是他充分了解了邓小流子的家 庭情况。
 
  这邓小流子原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他爹在一九五九年的对印自卫反击 
战中牺牲了,他娘扔下他兄妹俩跟着相好的跑了,他兄妹俩就跟着爷爷奶奶奶过 
,他奶奶又在六零年饿死了,他爷爷又在七一年修大寨田时被山顶上滚下来的一 
个大石头砸死了,从此以后他兄妹俩就相依为命地艰难地过日子。
 
  甄爱民了解了邓小流子的情况后,就在一天晚上来到邓小流子家访贫问苦了 
,他拿出一百元钱给邓小流子,说:「你们兄妹俩是烈士的后代,这一百元钱是 
党对你们兄妹俩的关怀,不能随便乱花,主要是买点东西填补一下生活。」甄爱 
民说到这里,瞥了一眼邓爱兰那对隆起的奶子,咽了一下口水,接着说:「你妹 
妹长大了,穿得破破烂烂得,叫人家笑话,要用这些钱给你妹妹买几件象样的衣 
服。」
 
  爱兰听了甄爱民这话,感动得热泪盈眶。邓小流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他激动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听人说公社里的干部下来都好找俊妞玩,这甄爱民 主任为什么突然来到他家,平白无故地给他这么多钱?
 
  当他看到江爱民那色咪咪地看着他妹妹的那高高隆起的胸部的样子,他终于 
明白了,他心里先是感到很气愤。但他转念又一想,用妹妹勾住这个有钱有势的 
大官,自己不也就找到了一个靠山吗?不愁将来没有前途。
 
  邓小流子如意的算盘打到这里,就想找借口躲开。这在这是,甄爱民对邓爱 民说:「我在会上讲的你都理解了吗?」
 
  邓爱民很机灵,他觉得找到借口了,就立即笑嘻嘻地说:「甄书记,我是初 中毕业,你讲的我都听明白了,我今天晚上和几个伙计约好了打扑克,你要是没 有别的吩咐的话,我就走了。我妹妹没文化,所以政治觉悟不高,你在我家里好 好教育教育我妹妹吧,我欢迎你经常来教育教育我妹妹。」
 
  甄爱民一天这话心里暗喜,于是就装模作样地说:「我今天来主要是代表党 来关怀你们姊妹俩的,没有别的事情,你去和你们伙计们玩去吧,教育人民群众 是我们党的干部的一个重要的职责,正好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我教你妹妹学习 几篇最高指示。」
 
  邓小流子一走,甄爱民就拿出报纸教爱兰学习最高指示,他有意用胳膊肘碰 了几次爱兰的高耸的右乳,他见爱兰并没有反感的意思,就将报纸一推,把爱兰 搂在了怀里,他见爱兰没有反抗,就笑嘻嘻地说:「从今以后,只要你对我好, 我包你们兄妹俩过上好日子。」
 
  这爱兰自发育成熟后,心里就可望有男人喜欢她、抱她、亲她。去年春天的 一天,她在田野里挖野菜,突然发现两个狗在准备干那事,她浑身竞一阵酥软, 瘫坐在地上,两只水灵灵的眼睛愣愣地盯着那两只狗。
 
  只见母狗那尿尿的地方肿得象个小发面包子一样,还向外流水,公狗用舌头 
不住地舔那「小发面包子」,母狗哼哼啼啼地站着不动,公狗那尿尿的地方突然 
一下子长出一根又红又长的东西,公狗趴在母狗的身上就想干,那又红又长的东 
西在母狗腚的附近蹭来蹭去就是进不去。
 
  原来,那母狗又小又矮,公狗又大又高,两只狗急得嗷嗷叫唤,爱兰情不自 
禁地走过去,用手拿着公狗那又红又长又硬的东西塞进母狗那已经流着水的「小 
发面包子」里,公狗用力一顶就全进去了。母狗不叫唤了,只是低声哼哼啼啼起 
来,看样子很舒服。
 
  爱兰觉得自己的下身热烘烘的,她见四周无人,就钻进了麦子地里,她脱下 
裤子,见自己的下身也象那小母狗一样流出了水,里面痒痒的难受,就将一根指 
头插进了自己的下身……她体会到了一种舒服的快感。
 
  回来以后,当她脱了衣服钻到被窝理想睡觉的时候,她又情不自禁地回味起 当时的情景。她想象着有人把她搂在怀里,抚摸她的秀发,抚摸她的娇嫩的脸蛋 
,抚摸她的两个丰满的奶,抚摸她的丰腴的臀……她感到幸福得要命,她感到她 
的身子要化成水了……
 
  而当一阵夜猫子的叫声把她从绮丽诱人的春梦中惊醒,她感到浑身燥热,呼 
吸急促,她感到下身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粘湿一片,她羞得芳心怦怦直跳。她 
立即脱下湿漉漉的裤衩,撕了一块旧报纸擦干净了下身,她幽幽地嘘了一口气, 
在心里骂那个该死的夜猫子,搅的她没能作完甜蜜的梦。她又胡思乱想起来…… 
  从此以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地用指头自慰,但每次快感 过去之后,她心中在满足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沮丧的感觉。她心里希望哥哥快 给她找个男人,但又不好意思对哥哥说。
 
  后来她哥哥让她给他换媳妇,可是媒人介绍了几家,她都没愿意,那几家人 
家不是家里穷得叮当响,就是男人不象个人样。她喜欢上本村的一个很强壮的小 
伙子,那个小伙子也喜欢她,但她哥哥嫌人家穷,就是不同意,后来那个小伙子 
一气之下闯关东去了。她伤心地哭了好几天……
 
  所以当甄爱民用胳膊肘碰她的奶子的时候,她心里有点慌,也有点莫名其妙 的渴望,因而未表示反感,当甄爱民把她搂在怀里的时候,她又产生了一种莫名 其妙的幸福感……
 
  她想,这个人是公社的大干部,要是拒绝了她,那她兄妹俩今后的日子一定 
不会好过,人家还给了那么多钱,要是不让人家干,心里也对不住人家。再说, 
谁叫哥哥不让我找我喜欢的男人呢?现在这个有权有势的公社大干部都喜欢我, 
我为什么不顺水推舟?
 
  甄爱民见爱兰象软面条一样闭着眼睛瘫在了他的怀里,于是就放肆地捏着爱 兰那坚挺的奶子玩弄起来。
 
  过了一会,爱兰开始娇喘吁吁,于是甄爱民将爱兰抱到床上,很熟练地剥光 
了爱兰的衣服,又迅速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搂着爱兰就狂亲乱吻了一气,她觉 
得爱兰的奶子特别滑腻,就在煤油灯下仔细地端详起来,见爱兰的皮肤细腻得象 
透明一般,两个高耸的尤物是那么白,那么嫩,他玩过的女人真不算少,可是他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迷人的尤物。
 
  他想,那个曾经令他失魂落魄的女知青的奶子可能就是这样的,可他连碰一 
下都没捞着,想到这里,他决定将心中对那女知青的怨气撒在爱兰身上,于是他 
狠劲地捏弄那两个樱桃般的小乳头,但爱兰不但不叫疼,反而快乐地呻吟起来, 
这就激怒了甄爱民,他决定狠狠地干这个臊妞,于是他用他那坚硬的下身磨蹭爱 
兰的下身,他突然觉得爱兰的下身异常光滑,好像一点毛都没有。
 
  他觉得很奇怪,就端起煤油灯照着看,天!果然一点毛都没有,那隆起的宝 
物又白又肥又嫩,两片迷人的肉峰紧紧地闭合着,从那迷人的肉缝中流出了一些 
粘液,他情不自禁地用舌头舔起那宝物来,舔了一会,那条肉缝竟慢慢地涨开了 
,露出了诱人的花心,他象蜜蜂一样用舍点舔弄那迷人的花心,他舔弄一下,那 
迷人的肉缝就闭合一下,爱兰的身子就颤动一次,他觉得很有趣,就这样不停地 
舔着。
 
  爱兰觉得甄爱民就象那只舔母狗的那「小发面包子」的大公狗,她自己就象 那只小母狗,她忍不住地象那只小母狗一样哼哼啼啼起来,她想甄爱民接着就会 象那只大公狗一样干她,她急切地期待着,但甄爱民却只舔不干,她忍不住了, 就情不自禁地象蛇一样扭动起来,嘴里喃喃地哀求道:「求求你别舔了,我受不 了了,你快上来吧!」
 
  甄爱民听了这话,觉得这小浪妞很懂行,认为这小浪妞不是黄花闺女了,不 知道早被那条公狗干过了,他觉得很恼火,他决定好好地折磨一下这个小婊子, 于是他异常从容地趴在爱兰的身上,将他那坚硬的物件仅插进去一点,慢慢地从 容地揉研,就是不进去,他觉得小婊子的臊水一股股地流出来,急得小婊子将腰 和腚挺了起来,他两手使劲地捏弄小婊子的两个嫩乳头,他觉得很得意,很解气 

 
  爱兰突然两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腚自己动了起来,他也坚持不住了,于是决定 
狠狠地干这个小婊子,他狠命地用力向里一插,觉得受到了阻碍,同时爱兰疼得 
尖叫一声。
 
  他干过很多处女,凭他丰富的经验,他已经断定爱兰还是一个黄花闺女,于 
是怜爱起身下这个迷人的小妞来,他有丰富的顶破处女摸的经验,他首先浅浅地 
抽送了七八下,突然猛地用力一插,就全进去了。爱兰疼得尖叫一声,他温柔地 
安慰她:「疼这一下,但接着你就会快乐得要命。」
 
  爱兰幽幽地说:「你先轻轻地弄。」
 
  他温柔地慢慢地抽送起来,他很耐心地等待着爱兰进入角色。
 
  过了一会,他觉得爱兰的里面抽搐起来,他知道爱兰已经尝到甜头了,于是 明知故问:「还疼不?要是疼的话就不玩了。」
 
  爱兰幽幽地说:「不疼了,你使劲弄吧。」
 
  于是甄爱民大干起来,他觉得是在干那个仙女般的女知青,所以今天特别来 情绪!爱兰快乐得叫起来,这叫声使他更兴奋了,他拼命地干着,突然爱兰尖叫 一声昏过去了,他知道这小浪妞已经达到了快感高潮,于是他强忍着没射精就拔 了出来。
 
  他气喘吁吁地从爱兰那软得象一摊稀泥一样的身子上滑下来,静静地躺在她 身边休息,他在耐心地等待着这个小浪妞的醒来。甄爱民觉得这个小浪妞很特别 
,虽然是个黄花闺女,但却风情万种,他决定长期占有她,他强忍着不射精是为 
了再干她一次,只有让这小浪妞充分体会出干这事的乐趣,她才会心甘情愿地长 
久被他霸占。
 
  突然爱兰长吁了一口气苏醒过来。甄爱民捏弄着爱兰的乳头,问:「干得舒 服不?」
 
  爱兰没说话,只是拧了一下他的耳朵。甄爱民又爬上爱兰的身子,不管三七 二十一又顶入了,又干得爱兰昏了过去,他自己也乐极精泄……
 
  隔了两天,酒足饭饱的甄爱民又来到了邓小流子家「访贫问苦」,他一进门 就拿出五十元钱给了邓小流子,邓小流子感激地双手接着钱,甄爱民板起脸,一 本正经地说:「我决定在你们村蹲点,你要善于观察阶级斗争新动向,一发现什 么新问题就立即向我报告,你立了功,我就让你当兵,咱俩的名字一样,这是缘 分,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就好好表现吧!」
 
  邓小流子立即点头哈腰地说:「甄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一定善 于观察,我这就出去观察观察,你先喝点水,有情况我就回来报告。」
 
  爱兰见哥哥一走,立即关上了屋门,舀了半脸盆水,就解腰带。甄爱民一看 就知道这小浪妞又熬不住了,就走过去抱起爱兰,说:「我抱着你给你洗。」 
  爱兰身子一软就倒在他怀里,他给她脱了裤子,一见那柔嫩无毛的宝物,他 的心就激动得狂跳起来,他在用香皂给她洗那宝物时,觉得更是异常滑腻,于是 他情不自禁地将一个指头插进那宝物里,轻轻地你弄着她的花心,他听见爱兰的 呼吸急促起来,就用水冲干净了那宝物,将爱兰抱到炕上,他自己又舀上水洗下 身。
 
  爱兰立即自己脱光了衣服,闭着眼仰躺在炕上期待着江爱民上来,她听见甄 爱民走到炕前的脚步声,但没感觉到甄爱民上来,觉得很奇怪,她睁开眼睛一看 
,见甄爱民正站在炕前色咪咪地盯着她,她觉得很难为情,就测过了身子,背对 
着甄爱民。
 
  甄爱民却拍了一下爱兰那雪白丰腴的腚,就两手抓着爱兰的两条修长的腿把 
爱兰拉到了炕沿边,爱兰不知道江爱民要干什么,就任由他摆布,甄爱民将爱兰 
的两腿分开,就蹲在炕沿边舔那无毛的宝物。
 
  再说邓小流子在街上无目的地溜达。他想,甄爱民让他注意观察什么阶级斗 争新动向,这穷山村里能有他娘的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什么是阶级斗争?不就 是想当官的人相互折腾吗?甄爱民这畜生让我出来观察,不就是给他倒出空来干 我妹妹吗?
 
  他觉得妹妹也不是东西,他多次托媒人让妹妹给他换个媳妇,可妹妹就是不 
同意,却偏偏要跟那个穷光蛋,妹妹要是跟了那个穷光蛋,自己不就得打一辈子 
光棍了吗?……
 
  游荡了好半天,估计甄爱民也该收场了,邓小流子就朝家走去。见屋里还亮 着灯,但没听到说话声,他觉得不能冒失地进屋,他决定先趴在窗户上听听动静 再说。他趴在窗户上一听,只听见妹妹哼哼啼啼的声音,但没有听到甄爱民声音 
。对男女之事的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用舌头舔破了窗户纸,他用一只眼睛向屋里 
一看。
 
  天!他见甄爱民正在舔他妹妹的下身!他只是在妹妹小的时候看过妹妹的下 身,那时候他也小,根本不知道男女之事,但长大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成熟女人 的下身。
 
  他不眨眼地向屋里看着,这次他终于看清了妹妹的下身,他感到浑身的热血 
立即沸腾起来!他见甄爱民将舍头尖插进妹妹的那条肉沟里舔,妹妹仰躺在炕上 
哼哼啼啼得象一只发情的母狗,突然从那条肉沟里出来了一股白浆子,接着听见 
妹妹娇滴滴的央求声:「我受不了了,你别舔了,你快干吧。」
 
  甄爱民站起来一边解裤子,一边说:「我这小家伙还没硬起来,你给我舔舔 
,舔硬了我再干你。」
 
  妹妹立即爬起来用手拿着甄爱民那东西就塞进小嘴里,不一会,甄爱民那东 西就长起来,撑得妹妹的小嘴满满的,突然妹妹吐出那又粗又长的东西,用手拿 着那东西就向下身塞,甄爱民将妹妹推倒在炕上,分开妹妹的两腿,将那坚硬的 东西顶进了妹妹的下身,然后用两手抓着妹妹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就干了起来, 那声音就象猫吃浆糊的声音。
 
  邓小流子觉得浑身就象着了火一般,下身硬得将裤子顶的老高,他情不自禁 地隔着裤子在墙上磨蹭起下身来。他突然听见妹妹尖叫一声,甄爱民也不动了。 过了一会,甄爱民拔出那东西在妹妹的雪白的大腿上蹭了几下就蹲身提上了裤子 。他立即蹑手蹑脚地跑到了院门口。
 
  过了一会,邓小流子见甄爱民从屋里走出来,他也就装着刚从外面进来的样 子。甄爱民用力拍了一下邓小流子的肩膀,说:「我要会公社去了。平时你要多 留意那户地主的一举一动,一发现他们有破坏行动,就通知我。等你立了功,我 保证让你去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