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情色  »  《奴场上的奴姬》(十六)献乳授蜜
《奴场上的奴姬》(十六)献乳授蜜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啊,来吧。异教的信徒,不洁之子,在全知全能的天神脚下,忏悔你的罪
恶吧。”教堂,原本是虔诚者祈福的神圣之所,人们在这里向天神祈祷,以此宽赎自
已的内心,寻求慰藉。然而现在这个庄严的大圣堂中此刻却充满着淫靡的气味,
这是性的味道,一个柔弱女孩的抽泣此刻正回荡在教堂的上空。琳蒂斯此时正全身赤裸地被绑在祭台之上,按照教诲中的那样,污秽的不洁
之子必需在天神的注目之下,由神的代言人以圣水洗涤全身,方得以净化自身的
罪恶。然而在塞拉曼,神的威严早就被欺世盗名的神父所歪曲和利用,道貌岸然
的男人借假神的名义,对可怜的女孩进行着邪恶的审判。琳蒂斯现在非常的不好过,她仰面躺在一个方形的被用作祭台的木桌之上,
双手向两边伸开,头部靠在木桌的最顶端,仍由长长的金发倾泻而下,双目被迫
注视着前方的神像,作出一副受刑者的模样。但其它不同的地方在于女孩现在身无片缕,雪白的大腿微弓向外打开,毫无
保留地露出了女孩最羞耻的部位。不过琳蒂斯现在早就没有气力为如此的姿势而
羞愧了,在神的号召之下,无数“虔诚”的信者纷纷来到教堂,为躺在祭台上羔
羊一般无助的女孩进行净化。“哈哈哈,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那里插进去真舒服啊。”一个男子将满腔
的精液射进女孩的体内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足地笑了起来。“还不够,还不够啊,这种程度还不够让这个异教的女孩深知自己的罪恶
啊,来来来,大家更卖力一点,好好地帮这个女孩赎罪。”第三次泄完之后,神
父仍然意犹未尽,他继续笑着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劝说信徒,被绑在祭台上女孩的
凄惨模样实在让他兴奋。“好吧,那我就上了啊。”一个男人走到琳蒂斯的面前,一把托起女孩倒翻
在台桌外的脸庞,拔出了自己的肉棒就朝她的口腔中刺了过去。“呜呜呜呜。”口腔被穿刺的感觉无比难受,琳蒂斯挣扎着扭动身体,想做
出哪怕丝毫的抵挡。“喂喂,动什么动。我们帮助你忏悔你应该感谢我们才对啊。”一个男人边
说边骑到琳蒂斯的身上,拔出自己的肉棒在女孩高耸的双峰之间摩擦。男人欢笑着,在神的名义之下,争先恐后地蹂躏着琳蒂斯的肉体。他们骑在
她的身上,挤捏她的乳房,玩弄她的私处,将一股又一股火热的精液射向她的身
体,腹部、腋下,以及金黄的秀发都沾满了男子腥臭的白液。可怜的女孩仿佛置
身于炉火之上一样,全身都在颤抖。“我说,神父啊,我们是不是做得过火了一点,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我怕
这样下去这个女人会不会被玩残了?”一个男人有些担心。“哪里哪里,这个被罪孽所包裹的污秽身体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坏掉的。”神
父毫不在意,他仍旧指挥着男人们,于是琳蒂斯只能继续闭着眼睛,紧咬着牙关
承受着这屈辱的酷刑。“求求你告诉我,我究竟做了什么,诸神要这么戏弄我?难道信仰大地的母
神也是罪恶吗?”琳蒂斯痛苦地摇着头。罪孽,这个词深深刺激着她的心灵,那
个寂静的街角,拉米娅恶毒地诅咒仿佛回荡在耳边。与神父所崇拜的天神不同,大地的母神是从外界传入的宗教,它是崇尚自然
和丰收的神祗,从下层平民到上层贵族都有渗入,不过虽然信徒众多,但却一直
都没有明确的教义和固定的武装力量,对世俗的王权而言更没有任何的力量和约
束力。“在天神面前,汝神即为异端。”神父如今才手持教典,摆出一副神职者的
模样冷冷地回道。“不,不是这样的……啊……很久很久以前,在神话的时代大地母神就已经
存在……她……啊,她的神话和传说广为流传,到处可以听到……啊……她的奇
迹也早就被人们所见证过……她……啊!”下半身男人的抽插并没有停止,一次
又一次猛烈的突进让她连说话都变得无比困难。“那么作为异神的仆人,汝的自身的存在就已经是一种不洁。”神父回应
道。不洁?这个词让琳蒂斯心里一阵绞痛,即使大地的母神从来就对女性的贞操
没有任何要求,但作为一个高洁的神官,曾经的公主,如今却是个被人所唾弃,
任何人只要出钱就可以骑在身下的婊子,如此的变化对她来说仍然难以接受。“天神的圣典告诉我,汝为不洁之子,乃是不幸的根源,一切的厄运和痛苦
都会由你传播。”“不,你说谎,我不是,不是的!”琳蒂斯拼命拒绝。但神父根本不理会她,“你的家族因你而毁灭,你的臣民因你而遭屠戮。亲
近你的人,都被你的诅咒所影响,纷纷死去,人生变得不幸,笑颜将变得苦涩,
希望将变成绝望。”一句一句话语都化为重锤不断敲击女孩脆弱不堪的心灵。“不,不会是这样的,不要再说了,求求你。”她实在不想承认,但每个人
切身的经历又在不断验证这个事实,可怜的女孩被折磨地快要疯了。“一切只因你是被亵渎的异教之魂,不幸的化身!”“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就好像疯了一样,女孩拼命地摇着头,拒绝接
受神父的话语。“那么,就接受我们圣水的净化吧!”只听见神父一声令下,四周的男子齐
声发出了怒吼,一股又一股浓厚的精液从一个个胀大的肉棒中喷射而出,大量的
白色液体从四周齐涮涮地撒在了公主那赤裸美妙的裸体之上。……欢宴过后,琳蒂斯近乎虚脱地倒地祭台之上,女孩全身上下布满了大量的精
液和抓痕,头发无力地披散在两边,显得无比凄惨。然而比起身体上的伤痛,内
心的伤痛更让她难以忍受,女孩呆呆地看着注视着自己眼前的天神塑像,出神地
看着。她真想也能得到救赎啊。……************“不不不,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看着劳伯斯拿过来的东西,琳蒂斯立
刻吓傻了。塞拉曼富商的变态程度远超过她的想象,单纯地凌辱虐待还不够,现
在他们竟然又想起了肉体改造的点子。“喂喂,每次你都是这样哭着求我,但我什么时候放过你?”劳伯斯耸耸
肩,“而且其实我并不会做得太过分,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可爱,也更诱人一点而
已。”“不,我不要这样做,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琳蒂斯哭着摇头拒绝。“一个奴隶,下贱的婊子,你以为我们把你当成什么了?”奴隶主身旁的拉
米娅突然冲上前,狠狠地扇了女孩两巴掌,“你没有拒绝的权利。”琳蒂斯想反抗,但根本没有力量。两个身强力壮的奴工很容易就制服了她,
然后拉米娅笑着从一旁的碟子里拿出一个注射器一样的东西,然后在里面灌入一
种乳白色的液体。“这是催乳剂的一种,是我特地请药剂师调配的,与普通的催乳剂相比药效
时间更长,而且效果也比较好,它可以让你生产出更多量的乳汁来满足你的顾
客,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你觉得呢?”琳蒂斯低着头咬了咬牙,默不作声。拉米娅点了点头,就拿起手中的木制注
射管刺入了女孩丰满坚挺的乳房之内,拉米娅的动作简单而粗暴,让琳蒂斯一阵
吃痛,很快她就能感到冰凉的药剂透过乳房血管流进了胸脯,就如劳伯斯所言,
药剂生效非常地快,没有过多久,琳蒂斯就觉得自己的乳房有了点异样的变化,
有一些酸楚的感觉。“我为什么觉得那里有点发涨?”琳蒂斯惊恐地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
化,显得手足无措。“当然是药剂生效了,我说过的。你的小聪明哪去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
了?”“这太可怕了,它会变回去吗?”女孩乞求似地看着奴隶主。“或许会,但这就要看我的心情了,我想你可以试着取悦我。”劳伯斯笑了
笑,从那次事件以来,可怜的女孩变得更无助和落魄了,绝望让她变得屈从和温
顺起来。奴隶主发现自己从琳蒂斯身上找到了一种新的乐趣,柔弱女孩在强力摧
残下的脆弱美感,这种美让他兴奋不已。“还没有结束呢,臭婊子。”劳伯斯游离在琳蒂斯身上的眼神,让拉米娅感
到了一丝不快。她转身接过另外一个注射器,恶毒地在女孩眼前晃了晃。“你们还想对我做什么?”琳蒂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除了乳房,你的下半身也可以用来开发。来,转过身撅起你雪白的大屁股
吧,让我来帮你改造一下。”女孩点点头,顺从地趴在床上,然后转过身让自己的臀部高高向上撅起。很
快针孔般的刺痛就从下半身袭来,又有什么东西注射了进来。被如此作贱让女孩
感到十分悲伤,娼妇?奴隶?她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简直连这些都不如,而是像
玩具一样,想如何玩弄就如何玩弄,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承受极限。“把这个喝下去。”正当琳蒂斯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时候,一杯墨绿色的药水
被递了上来,杯中散发着一种充满了难闻酸臭味的色彩。它的味道也同样的令人难受,琳蒂斯感觉自己的胃就好像在燃烧一样,一种
强烈的呕吐感让她想要吐出这些东西,但劳伯斯的表情告诉她这是被禁止的。“这是什么?”琳蒂斯痛苦地捂住腹部,恐惧写在她脸上。“一种特殊的催化剂,从现在开始你每天都必须注射和食用这些东西。这是
药剂师撒姆新研制的东西,虽然对身体会有一些损害但效果却非常地好,很快你
就会变得乳汁饱满,而且下半身更敏感,只要稍稍一刺激就会流出淫水。药剂师
撒姆向我保证,你的乳汁会变得香甜,而爱液则会像蜜糖一样,并且还有滋补壮
肾之效。这样如果成功的话,我想会有很多豪商富绅蜂拥而至,趴在你的两腿下
面吮吸你的甘液吧,想想真不错。”“是的,主人。绝妙的点子。”拉米娅腻在奴隶主身旁,甜甜地笑了笑。琳蒂斯悲伤地闭起眼睛,哭泣或许是这个可怜女孩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一周之后,塞拉曼富人街的一间小型剧场里,聚集了四五个衣着光鲜的男
子,他们每个人无一不是塞拉曼上层社会的绅士名流,此刻正受奴隶主劳伯斯邀
请聚集在一起,兴奋地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盛宴。琳蒂斯此刻正以无比屈辱的姿态被绑在房中间设置好的一根木架之上,她整
个人脸朝下,双手双脚分别绑在了两根巨大的圆柱上面。柱子的高度是被设计好
了的,正好可以让一个成年人蹲下能够正对着女孩因为大大分开而暴露在外的私
处。一双双好色贪婪的眼睛在她光滑赤裸的肉体上游离,这让她很不自在,但最
令她难受的还身体上的变化,自己的身体被弄起了什么样了,女孩根本不敢去
想。“哦哦,没过多久又见到你了,琳蒂斯……公主?”富商挖苦了她一下。“先生……我,我不是什么公主。”女孩垂下头,仍让长长的秀发遮住自己
的脸庞。“嗯,那你说自己是什么?”“主人手里的奴隶,一个最下贱的婊子。”琳蒂斯吞吞吐吐地回道。“这才像样。”男人笑着伸出她拍打了一下琳蒂斯暴露在外的屁股。“好了各位先生,是时候进行正戏了吧。哪位愿意先来尝试一下?”劳伯斯
笑着拍了拍手。“我来试试!”巴尔曼和他的好朋友曼沙会长两个人几乎同时站起身来,他
们照着劳伯斯的指示,一前一后地分别蹲下刺激起女孩的乳房和女阴来。两个人
都是阅女无数的好手,娴熟的技巧没有用多长时间就让琳蒂斯有了反应,女孩渐
渐开始脸颊微红,发出轻轻地呻吟起来。“哼哼,可爱的小婊子,你不是很坚强吗,怎么今天不一样啦?”曼沙讥笑
道。“我……我不知道,身体好热……难受。”汗珠不断从她白皙的肌肤上淌
下,原本轻绵的娇呼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如此的变化让琳蒂斯始料不及。而劳伯
斯在旁边就像早已料到一样,得意地点了点头。“因为是第一次试药,所以我们的用量并不多。所以两位先生请加把力,我
保证马上就会有回应的。”劳伯斯解释道。“哪里,劳伯斯,不用这么着急,我可是很享受这个小美人如此羞耻难耐的
模样吧。她好像很少这样发情过?”“是不太多,因为比起她的浪叫来说我更偏好于让她哭叫。不过现在看来,
这样的她也不错嘛。”劳伯斯耸耸肩。琳蒂斯此刻根本没有心思细听他们的说话,全身被激起的肉欲就像炉火一样
不断烧灼她的身体,刺激她的神经。现在可怜的女孩只能紧咬牙关,拼命绞紧身
体来抵抗这股欲望的冲动。然而两个人的动作却越来越激烈,前方的巴尔曼会长不断用双手挤揉着琳蒂
斯的双乳,还时不时伸出舌头对着那两颗娇小的乳豆舔玩着,而后方的曼沙会长
也不断加快手指在女孩阴道中抽插的速度,同时也和他的老友一样,特意腾出一
只手戏弄着对方的阴蒂。琳蒂斯就这样在两个男人不断的挑逗之下,很快接近了
性的高潮。“哦哦,让我看看这个比半个月前大了一圈的乳房究竟装了多少奶水?”巴
尔曼兴奋地看着女孩胸前那对如水蜜桃一般肿熟的双峰,慢慢地第一丝奶水渐渐
流了出来。“不要,求求你不要再挤了,好难受,像要爆了一样。”琳蒂斯红着脸不断
喘气。“说什么呢,看你涨得这么难受,我特意帮你挤出来,你应该感谢我才是
啊。还不说声谢谢?”男子粗暴地扇了女孩一个耳光。“谢……谢谢你,巴尔曼会长。”女孩委屈地几乎要哭出来了。“哦哦,真的出来了啊,干得不错嘛,劳伯斯大人。”巴尔曼笑逐颜开地看
着不断缓慢流出的乳汁,称赞道。“哪里,巴尔曼会长,你先不要急。不妨尝一尝乳汁的味道,我保证你会更
惊奇的。”“是吗?那我就试试喽。”巴尔曼半信半疑地舔了舔滴出来的乳汁,马上,
惊喜出现在他的脸上,“真的很不错嘛!”“哦,怎么说,巴尔曼会长。”一旁的富商连忙凑过头来打听。“入口很滑,而且有一股浓香,我敢说一定比真正的母乳还好!”巴尔曼说
罢翘起大拇指。“真的,让我试试吧。”旁边的几个富商听闻之后马上就按捺不住了,他们
跳出来,不顾自己的丑态,争先恐后地挤在琳蒂斯身下,一口含住她的乳头直接
吸了起来。“巴尔曼会长说的没错啊,这味道真不错。”富商们交口称赞,品尝议论
着。然而这一切只是苦了被绑在上面的琳蒂斯,由于相互推挤的关系,男人们为
了多吸上几口,甚至不惜一口咬在了女孩的乳头上面,这就让原本就肿涨难受的
乳房更增添了一丝痛苦。“哦哦哦,大家来看,下面终于也有了反应啊。”人们的视线突然随着曼沙
会长的呼叫移到了女孩的下半身,只见一种淡黄色的粘稠液体缓缓从琳蒂斯的女
阴处流了出来。“曼沙会长,这个婊子的蜜液可是很有限的,不要浪费了啊。”劳伯斯催促
道。“真的?那我也不客气了!”说罢,曼沙会长也学着巴尔曼的样子,将头低
下凑到琳蒂斯的女阴前舔食起来。“的确,像蜜一样甜!”曼沙会长也忍不住称赞起来。“当然,这可是我们下了大血本研制成功的,现在不仅她的乳汁甜香,爱液
甘美,而且还同时兼有活血健体的功效哦,可是非常难得的。”“真的?能不能把药介绍给我们,我想一定能发大财。”巴尔曼这时候露出
了他的商人本色。“这个……容我们以后再谈?”劳伯斯趁女孩不注意,朝他挤了挤脸色。“哦,那好那好,我们以后细谈。现在就尽情地享受这个婊子的服务吧。”曼沙会长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低下头继续慢慢舔吸着琳蒂斯下半身流出的蜜
液。富商们哄抢着,轮番吮吸和舔食琳蒂斯的乳汁和蜜液,反反复复,不愿离
手。直到最后一丝蜜汁被挤出来的时候,琳蒂斯早以是疲惫不堪,她歪着脑袋气
若游丝地靠在一边的木桩上,身下本该白皙丰满的乳房此刻青一块紫一块的布满
了指印,乳头也由于过度吸食已经发紫干涸,甚至可以看出淡淡的血丝。“各位,对这个婊子的服务还满意吗?”“太好了,这味道真不错,看来我们以后要常聚了嘛。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
流出的量实在是少了一点,如果能多点就完美了。”“呵呵,会长这话说的,奇货可居嘛,多了也就不珍贵了。这样吧,倘若大
家还不满足的话,这个婊子就留在这里让大家尽情操吧,也算我的一点补偿
了。”“哦,不……让我休息一下,就一会儿,求求你们。”琳蒂斯闻讯脸都白
了,她拼命扭过头不住地向奴隶主哀求。然而就像一如既往的那样,女孩得到的
只是一个冰冷的眼神,马上自己的腰肢就被大手抱住,一根巨大粗壮的肉棒径直
插进了自己那已经饱受蹂躏的肉穴之中,同时前面的嘴巴也被迫含进了一根肉
棒,前后猛烈的抽刺甚至连整个木架也在剧烈晃动。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淫虐之中。……************塞拉曼的某间民房之中,琳蒂斯公主安静在躺在一张宽大温暖的软床上。原
来赤裸布满精液的身体此刻也被盖上了一床柔软的绵被,公主就这样蜷曲在温暖
的被窝中甜甜地睡着了,她睡得是如此的香沉,表情是如此的安享,显然是很久
没有享受过如此的舒适了。“你们看,公主睡得可真甜啊。真可怜,她肯定好久好久没有如此安详地睡
过一觉了。”波隆在一边感叹。“是啊,可怜的琳蒂斯公主。她本该生活在一种充满阳光的世界里,让鲜花
和笑语常伴左右,幸福美满的生活着!可是,可是现在却落入这个遍地是恶意和
欲望的魔窟中,一个人不断挣扎着,这简直太不幸了!”“而且……不仅如此我们还要亲手将如此沉重的责任加在她身上,让她一个
人来背负,这种事实在太残忍了。”加兰紧紧地握紧双拳,重重地击打在墙上,
任凭鲜血流过手背。正直的骑士此刻承受着良心的谴责,在国家的责任和骑士的
道德之间摇摆不定。“加兰,不要说了,你的意思我们都明白,我们和你一样痛心公主的遭遇。
然而尽管这很残忍,但公主一个人和整个阿塞蕾亚相比较哪个更重要?无须我解
释你心里想必也有了答案。”“这种事我知道,但还是难以接受!”“我也一样!”波隆突然吼起来,“但是我们不得不这样选择,不是吗?而
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守护在公主身边,用我们的剑乃至我们的生命去
悍卫公主最后的一丝尊严,尽可能地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害。”正在骑士们谈论之间,熟睡中的公主突然翻了个身,似乎身处恶梦之中,全
身抽搐起来。“啊,不要过来……雷恩……哥哥……还有大家都不要靠近我……不要……
不要……我会连累你们的……”公主重重地喘息,全身布满了冷汗,不断呓语
着。公主恶梦中的呻吟就像重锤一样不断敲击着三人的内心。波隆、加兰和马
文,这三个年轻的骑士此刻正面面相对,承受着良心的考验……===================================
总算把文章进行到这里了,如果没问题的话接下来的章节会轻松不少。有些朋友PM我说担心烂尾,其实我也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想要改写这个烂摊
子的。把原文几乎完全推翻重来并不容易,所以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应该不会烂
尾。